位置:中国玻璃网 > 展会报道 > 正文 >

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: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后,我决定重新站起来

2019年07月12日 06:2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南靖土楼怎么去,西电e流,diesel中国官网

原标题: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: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后,我决定重新站起来

公司 “玻璃大王”曹德旺: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后,我决定重新站起来2018年5月1日 09:56:18

本文来自聪明投资者,作者华商韬略。

1946年,我在上海出生。

我的父亲曹河仁先生是个生意人。他在1935年以前的几年曾在日本学做生意,赚得了10万日元。那时日元汇率比美元高,这10万元算得上一笔巨款。

“七七事变”之后,父亲带着全家落户上海,他四处投资继续做生意。我出生的时候,父亲非常忙,忙到忘记给我取名字。等到我9岁快入学时,我的名字还叫“小印度”,因为我没名字,而且母亲总爱给我穿巡警样式的制服,而街上的巡警大多是印度人。还是长福伯给我取的学名“德旺”,寓意“聪明又有德,必然兴旺”,这让我高兴了好几天。

我对家里的好光景没有印象,因为在我出生的第二年我们就搬回福清老家,而我们的大部分家产都和一艘沉船一起沉到海底里去了。

我的母亲陈惠珍,是“地主”家的千金,是她变卖了自己的嫁妆,才让我们在老家建起一幢二层小楼,一个用三合土垒成的小院子。

这个小院干净、漂亮,但我们吃不饱。父亲远在上海赚钱,但每月寄回来的钱不一定会按时到;家里十几亩薄田也没什么产出,母亲和我们6个兄妹常饿肚子,常常是一天两餐,还是汤汤水水。

我们饿到难受得直叫唤,这时母亲会把我们聚在一起玩游戏、唱歌。她总是交代我们,千万别告诉别人我们家吃两餐。

记住:“让人知道了,只会看不起你”,出门“要抬起头来微笑,不要说肚子饿,要有骨气、有志气!”这些话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因为家贫,我9岁才入学,但14岁就辍学了。

从小,父亲就常和我说:“做事要用心,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。你数一数,有多少个心啊?真心、爱心、决心、专心、恒心、耐心、怜悯心……”我不太相信自己有那么多“心”,懵懵懂懂。

辍学以后,父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高。因为经商起起落落,他把做小生意养家当做了人生归宿。我想的是要赚钱,赚很多钱。

1968年,经人介绍,22岁的我和陈凤英结婚。刚结婚我就提出和大家庭分开过日子,母亲很生气地问:“为什么要分开?”,我也很激动:“我要出去闯一闯。我不想老了以后像爸爸一样!”

我最终有了闯荡天下的“资格”。

我看上了做白木耳的小生意,并且和凤英商量,卖掉她的嫁妆,又借了些钱,凑了几百元,当做种白木耳的本钱。当时,很多人都在种白木耳,政府也不反对。后来,我把白木耳卖到价格比较高的江西,但还是不赚钱,只是没有亏而已。

我明白了,自己种是赚不到钱的。从江西回福州的时候,我盘算着,白木耳在福建卖1元,到了江西能卖3元,如果我只倒卖赚差价,不就赚到了吗?

回到老家我就和乡亲们收购白木耳,卖到江西去,一次就赚了近千元,到1970年底,我赚到了3000元。那时,2000元就可以盖一个房子。

我心想,用这3000元做最后一次,就可以结束生意,好好过年了。可这最后一次却被民兵查了,差一点弄个“投机倒把”的罪名。

我没赚到钱,还赔得一无所有,从江西回来我几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。

英国某哲人说,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但我很快明白,我连哭的本钱都没了,因为还欠了人家一堆债,我只能打起精神。

回到村里,我挨家挨户地解释,向乡亲们承诺:“短了的钱,我一定一分不少地给上。”

还好,他们都信我,都愿意等。

这时候,村干部到我家说修水库的事情。那个年代,全国各地发动人民的力量兴修水利工程。去修水库每天只能拿3元工钱,但迫不得已,我只能选择去,去了才有赚一点钱的机会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nbli.com/zhanhuibaodao/1414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